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前天,妹妹打來電話,說我們的舊村子過幾天要全部拆除,復耕。仔細想來,那個陪我們長大的小山村,從山坡上搬遷到幾里外的公路邊,已經快二十年光景了。對於曾經在舊村子裡出生、長大、生活的人們來說,那兒才是真正的故鄉、故土。於是,我不加思索地對妹妹說,我後天回去,一定回去,不管有什麼事兒都要回去。我要把那個可愛的小山村拍下來,留給永遠的記憶和懷念。 一大早起來,收拾停當,等孩子上學後,便急匆匆踏上了回家鄉的路途。百公里外的故土,一個多小時便可抵達。到了新村,母親和妹妹已經在等我了,她比我先一步到的。把車停在母親家門口兒,我們需要步行去山坡上的舊村子裡。走過狹長熟悉的田間小路,跨過曾經還算是寬闊的沙河,如今已經被人們從兩邊填土造田了,河道很窄。我和母親、妹妹說,要是再來一次像七幾年那樣的大水,山洪從上游傾瀉而下,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。母親說,這麼多年再也沒見過山洪爆發,就連雨水也稀少了,唉,誰知道是怎麼回事,人們是怎麼想的。我清楚地記得那年發河,有人從上游被衝下來,有人被救,有人被淹死,那慘痛的景象還歷歷在目。 妹妹問母親,舅舅是不是也從北京回來過了,他打過電話的。母親說,是上周的事。舅舅回來把全村走了個遍,拍了好多照片。簡單的幾句對話,聽來心裡有些酸楚楚的感覺,為了這個生養了我們的村子,為了這個就要消失,再也不會有的小村子,為了童年的記憶和歡樂,故土是永遠永遠和心連在一起的。 剛進村口兒的第一處院落,磚房磚圍牆,看起來還是挺整潔明亮的,雖然十多年沒人居住,卻也沒有破敗的感覺。母親說那是大伯十年前買下的。我說大伯不是在縣城都退休了嗎,怎麼還要來這個小村子買處房子呢?母親說,你不懂,都是這個村子裡的人,走多遠走多久都是。有處房子,大伯就會時不時地回來轉轉,有個念想和牽掛。看看這個生他養他的地方,等到老了,他的骨灰也是要回來入祖墳的。聽了這話,心裡有說不出來的苦澀滋味兒,心情也有了一些沉重和無奈。是啊,人無論走多遠,多富有,官多大,故鄉都是永遠惦念的地方,是奔波一生所要歸來的地方。故鄉,故土,這個魂牽夢繞的地方,一生難離。 我們邊說話邊往村裡走去,一切都那麼熟悉,那麼親切。只是已很少有人居住了,有些荒涼和冷清,可是每一處院子裡的樹木卻是那樣的茂盛,鬱鬱蔥蔥。像是在守候著什麼,等待著什麼。望上去的時候都會感到那麼親近,多年未見的親人似的,心裡暖暖的。走到拐彎處小水井那兒的時候,忽然看見小時候一起玩大的英子和小茹走下來。她們也發現了我,那種激動,久久說不出話來的感覺,有多久沒見了,多久沒在一起說說話了,我們也記不清了。在這樣的時間,這樣的時候遇見了。唯一說出來的,是同樣的一句,你怎麼回來了?你怎麼也回來了?眼睛裡卻早已是淚花閃閃。答案也是一樣的,聽說這舊村子要拆了,回來看看,以後就再也看不見了。 到了二爺爺、六爺爺家門口兒時,看到大門上的鐵鎖早已銹死,恐怕鑰匙也不會打開了,一層一層的蜘蛛網包繞在上面。曾經門裡面的笑聲,彷彿就在昨天。這兒是全村最熱鬧的地方,路稍微寬闊一點兒,是個十字路口。有事沒事,人們都會來這裡嘮嘮家常,說說一些村裡村外的新鮮事兒。如今再也沒人來這裡坐坐了,只有記憶中的面孔,還那麼活生生的,如在眼前。這個十字路口兒的南頭是一座小廟,據說和這個村子的年齡相當。如今看來,它還是充滿神秘的色彩,讓人從心底裡敬畏,幾百年前的祖先們,怎麼來到這個地方?為什麼來到這個地方?他們經歷了多少艱難困苦?或許只有它最清楚。母親說,這個小廟不會拆除,會留下做紀念的。聽了,心裡彷彿有了些許安慰,下次回來,它就會是這個小村子難得的實物見證了。 再往前走五十米左右,就快到我家的舊宅了,右邊是不算太深的一道溝,曾經也住了不少人家。現在望過去,塌陷的牆豁子、房頂子,沒有人沒有生靈活動的跡象,一些記憶也消失也存在。再往遠處,是我們全村唯一的一口老井。小時候,人們都要挑著水桶,走下很長的大坡,來這裡排著隊,用轆轤絞水吃。回去的時候,挑著滿滿兩桶水,卻一直都是上坡路,坡很陡,中間再累也不可以歇息,所以村裡的人們都會左肩右肩輪換著挑。如果實在堅持不住把水桶放下,它們就會一直滾到坡底下而前功盡棄,你還不得不去追水桶,一切重新再來,家裡還在等水做飯。那時候的日子苦是苦了點兒,可是快樂也是那麼單純,那麼純淨。像那桶從老井裡用轆轤絞上來的水,甘冽、清爽,那微微的甜可以沁入到心脾裡。 左邊幾步處就是我家了,曾經的土坯院牆,早已被風雨沖刷的沒了形狀,不用母親用鑰匙開門,我們只要跨過低矮的牆豁子就可以隨便進出。妹妹說,姐,你看咱們家的杏樹又開花了,爸爸去年還給它接了新品種的枝條呢。是啊,這個院子,記載了我們多少的快樂和艱辛,那些難忘的時光,走的那麼快。誰知道就連做夢,夢見小時候都是在這裡,永遠不會改變。和我們院子東牆緊鄰的是這個村子的大廟,記不清解放後的哪年被拆除的,建了小學校,我們的小學生活就是在那裡度過的。那兩棵高大健朗的古柏還在。村裡的有錢人前幾年又重新把廟建了起來,嶄新嶄新的,只是再也看不到從前的威嚴。母親說這個聽說也不會拆除,還有和這座廟面對面的破舊的舞台也會留下。只因為它是和這個村子有著同樣的歷史吧,留下給後代子孫一點可以傳承和懷念的物件。 看著堂屋前正在開放的杏樹花,滿樹,滿枝椏,那麼熱鬧的花朵,依然有小蜜蜂來嗡嗡地勞作。想到這一切就要沒有了,或許頃刻間就什麼也沒有了,眼睛裡那滴淚就再也抑制不住地掉了下來。我知道,那不是傷心,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、情感。也許,再過三年五載,再過更多的時間,這裡就會是滿坡的果樹、桃樹、杏樹、梨樹、海棠樹……,春天一到就會花香四溢;秋天裡果實纍纍,壓彎了枝頭。我或許可以把它想像成陶淵明的桃花源吧,那定是這世間少有的美好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全部是痛苦吧。 被不愛的寵愛是非常被動的幸福,一切被照顧的很好,得到足夠多的關注,足夠多的關心,足夠多的愛,慰藉卻無法直達心底,當空虛感冷冷襲來時,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淒涼,好似一覺醒來,看著窗外是完全陌生的風景,再華麗熱鬧也是隔絕於心的。 被動的幸福是外表的奢華下隱藏了形同軀殼的心,但是畢竟在真正的痛苦來臨的時,有可以依賴的溫暖,有可以果腹的食物。 愛的不被寵愛,是條無塵絕境吧,因為你愛的是深不可測的潭水,波瀾淺淺,卻隨意的撩撥著你的心。何談寵愛,你拋下一座山峰想驚起它的微波都是奢望。就這麼淺淺淡淡的,愛有這麼冷漠? 踏上哪條路都是孤絕,被愛,還是愛人,永遠是無解的謎題。踏上哪一條路都會有後悔的借口吧,因為你不會知道另一邊的滋味,永遠只是一個溫暖的猜想。是不如意時的一點光,也是遺憾。 人生苦短。稍縱即逝,不要不幸福。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、落紅冷 太陽去了他鄉,雨滴落下來,打在一些舊時光上,時光的傷紛紛喊疼。 是風疏雨驟、花凋葉殘的秋日黃昏,年輕的心因不忍委屈從異鄉逃回。母親小心安慰:回學校去吧,做老師多好……只能這樣嗎?只能這樣。人生最無奈的事,是知道錯了,卻只能錯下去。直到光陰流盡。返校的火車在秋雨中疾馳而去,拋下一片蕭索零落。落紅陣陣,埋了青春。從此懷一顆隱忍之心木然行走,低眉斂首。一場雨,整個世界安然無恙,只有心裡長出一片疼。 與那場雨已一別經年。時光帶走的秘密,無人問津。 不管是什麼老了,都帶著股寒意,像枝上那把厚綠。一場青春宛如一場花事,一場花事終不過是一堆灰燼。韶華易逝,不珍惜只因沒有失去。 沒有什麼比雨水落在秋天更加冷清,沒有什麼比花朵落在雨裡更加安靜。花瓣紛飛,點點離情。沒有一種純正的紅,黃,或者白,她們失去顏色。輕輕旋起,緩緩落下,不驚動清寂的光陰。 雖然愛,仍不願跟在一朵花的後面,因知道她的去處。花枝兩相離。一花一世界,你凋落了,我便失去所有。這一季繁華落幕,這一場盛筵散席,會有誰來替我愛你?也許因為害怕離別,所以最先離開。離開的,萬事皆休。被回憶留下來的,最是哀苦。想念曾經的花容嫵媚淡雅幽香,想念花枝糾纏風中搖曳的盛放時光,此生只聚一次,別一次,永不重逢。想念,是一個人的事。 從此生死茫茫,絕了心念,不是更好? 二、風不定 滿世界起風,風裡喜憂參半。紙屑,花瓣,以及許多塵埃,都實現了飛翔的願望。還有太多莫名的情緒在風中糾纏,消失。一些東西回歸故里,一些東西遠走他鄉。風過,小城若無其事。空氣中瀰漫著海潮的味道。有人開始抬頭看天。 抬頭看天,只是看,別動心,也別伸手試探它有多遠。 花自多情千古恨,雲無往事一身輕。雲朵閒閒的,只一味地白,在藍色的屋宇上,以飛翔的姿勢穿越生命。 風過,天空空了。靜穆而高遠。只有藍,明淨,清澈,無邊無際地蔓延,美,卻不能親近。 整部天書,不著一字。相比之下,現世中的人竟是癡傻。厭倦了現在,在文字中逃往過去或未來。若文字斷了,不知將安身何處。想不落窠臼,落筆,仍是一紙虛無。 人與風,同是過客。每一次離開,都以為會終生銘記。然後走著走著,就忘了。不願似風,風從來沒有家,風從不為誰停留。 太多的地方不能停留,比如一朵怒放的花前,比如輕煙薄霧的秋晨,比如一個人的懷抱。能夠堅守的只有記憶。 人生如春夢秋雲,聚散容易。穿過足夠的風以後,有關別離,永不再提起。 海天都不解釋他們的藍,記憶不輕易開口說話,心如秋空霽海,澄明廣闊。多好,如果可以這樣在薄薄的風裡走著,去看一個人。 三、新來瘦 時光冷,衣衫薄。素心如雪。 你是旅人,路過一座座空城。你的城不空。蟲鳴低下去,夜涼襲來。燈火醒著,空寂教人懂得。人是一堵頹傾的牆,靜寂中,有關時光,小心翼翼地提及,往事大片大片剝落。你該向誰求祈,不夢紅塵事,給你一段留白。 不再守著鉛華洗盡的暮色,數落春的隱晦,夏的招搖,冬的薄情。季節嬗變,草木榮枯,永無休止。人以短短一程的生命憂世間種種,是作繭自縛。嬉笑怒罵嗔癡癲,生活因種種俗氣而熱鬧歡喜。你習慣了靜默無言,加衣,針繡,服藥,讀書。有時候,可以把耳朵和眼睛都藏起來,有心就夠了。 一個人內在的驚濤駭浪再怎樣驚天動地,在旁人眼裡也不過是旋生旋滅的泡沫。真的會有人懂你如同你懂自己一樣嗎?知音,究竟能知你幾分?這樣孤獨。每個人。 回不去了或者永不能抵達,迢遙,你是自己的遠方。面對滄海的時候,你想你是一隻蝴蝶。 面對很多事情都像坐在秋日午後的窗前——側面看停在玻璃上的陽光或低頭細聽風聲帶走光陰——舒緩又安穩。一切都可以自然地理解,然後選擇遠離或者接近。從不急迫。 撿拾一些光陰的碎片,用文字的針線細細縫合。你知道這是多徒勞的事,可是,走線的時候,風就停了。 情,是一枚洗白的詞語。你拿來用在句首。或段尾。能否寫盡淒涼色,而後靜數秋天,不含一點愁心。 文章來源:內科專家彭念寅的BLOG |清韻週刊 |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|隨緣 | 請你找麻煩 |戀上紅塵 | 惹塵埃的BLOG |黃鳴BLOG——商界思想庫 | 黑色的元素占星館 |Orange Bowl blow-by-blow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許多年在外謀食,幾處輾轉,生活也不很如意,但向好的心思偏還熾盛,一味的追逐中,漸漸的卻把先前濃烈的思鄉的情緒給消磨殆盡了。其實幾乎每到年底都回去,那牽引著我的,自然是父母親人們,這是到現在心裡唯有的一些眷念,先前,明明暗暗的還有些別樣的牽心。前一年因為想躲避一些不願直面的人事,就在外過了春節。到得現在,再避不開,於是收拾東西,準備回鄉去。 時候已過早春,這兩天碰到好天氣,真可謂“春光明媚”了。路旁一些樹木也抽出嫩芽,新鮮的很可愛念,花卻很少見,看田間埂上還是新草居多,也斑駁的夾些枯黃,是昨冬遺留的痕跡。而我的心地此時被煩擾佔據,並沒有賞景的心思。火車不快也不慢,走走停停,我也沒有希求它快或者慢的意思。雖隔著千里之途,晴好的天氣卻一路延續著,直到了我以前的家裡。 最後的幾里路不通班車,我沒有叫家人來接,因為行李本就不多,而我也正想走一走,在這久違的故鄉的春天裡。 道路兩旁,最鮮明的當然要數油菜花,田間山麓,半灰半綠之間偶有一兩丘黃花,是很可以爽人眼目的。我們那裡人家種油菜大抵只給自家搾油,所種的就不很多,再則是山地,也沒有廣大的田畝。然而,雖不是連綿的黃團錦簇的大塊,卻也給陽朗的天色平添了幾分明艷,加之溪泉叮咚,幾隻不知名的鳥清婉的鳴叫,空氣中就似乎滿和了歡快的調子,連我的心境也跟著有些欣然起來了。 母親雖然早知道我要回來,見了也還是欣喜異常,幾句問話,接過行李,馬上就又要準備吃的。我的感情向來都埋在心裡,少有表露,喊過母親之後,竟也沒有別的說話,一任她去張羅。七歲的侄女都說很頑皮,可見了我還是怕生,卻又沒有全然的羞赧,躲是躲的,但一面躲一面又帶著玩笑。母親教她叫叔叔,她就突兀的叫一聲,即又哄笑著跑開去。 吃飯的時候母親在一邊陪著說些話,小村老例,但凡有了可傳言的新聞,大抵都是禍事。最大的一條,是村東頭的老康前些時候拉貨時撞死了鄰村一個男人,這個先前打電話時也聽到,但還有些細節,是後來全村人給捐了款,湊了五千塊。“老康也是為難,熬到最後實在沒有法,才回來取這錢,想也是,五千塊錢,能頂什麼用,卻要欠了全村的人情。”母親也只是搖頭,而後又壓低了聲音說:“跟他有前怨的兩家沒有捐。” 魯迅曾經說,多所愛者當大苦惱,因為世上,不幸人多。惟憎人者,幸災樂禍,於一生中,得小歡喜少有罣礙。然而他又說,憎人卻不過是愛人者的敗亡的逃路。我卻以為最好的逃路不過是一個“無所謂”,既無愛者的惱苦,也無憎者的竊喜;茶餘飯後,或還可以為談資,雖也給些同情的語調,然而談話既過,不幸也就跟著過去。這樣,於人無礙,於己有聊,也是不錯的。 幾聲歎息過後,母親仍然壓低了聲音說:“間壁老李家的大兒子又犯了事,給關進去了,判幾年,現在也還沒有定,還在打官司。”這個我確是不知道,他與我同年,先前也算是玩伴,但訝異之外,想想少時數他歪點子多,會到這一步,或許不算太奇怪。但前兩年他弟弟也犯事進去,現在兩兄弟都這樣,家中大人總是悲苦。到這裡又是幾聲歎息,接著母親語重情長的重複那些老話:“所有你們在外面,我時時總擔心,掙錢不到不要緊,人平安的就好。” 而談話終於到了陳英身上,其實她的事前些時候也聽到過,開始是覺得離奇,再就是迫切的想要見到,問或者慰。然而慢慢的這切迫的意思卻漸消掉了,代之以淡淡的悲哀,也偶會以為無謂,但在心底裡,或許還是想要見到罷。 “我早說過她是風流,去年也沒有回家,哪裡好意思回。” 我沒有接話,母親也不再說,轉而問我一些在外的境況,我不願她擔心,談了一會之後說“其實也都還好的”。 接連幾天都是難得的好天氣,陽光明媚,氣溫自然也和暖的。這本是出行的好機會,趁著春暖花開,悠然踏青,也確是幸事一樁,這曾經也是我念想中的嚮往啊,我才知道什麼叫“物是人非”。也有兩回冒出要去走動的心思,但終於沒有去。 中午飯後不多久,我正在房間裡看書,外面有女孩子的叫笑聲,我知道是侄女跟她的玩伴。隱隱的一陣花香,有些像是桂,也不知哪裡傳來,卻倏忽的就提起了我久違的記憶。這記憶有股哀傷的味道,然而卻為我所珍貴,我只是想抓緊它、留住它,使我久長的沉醉在裡面。 幾聲打門聲將我從這記憶里拉了出來,那使我沉醉的有些哀傷的味道即刻不見了,我極力想要挽回,卻只聽得接連的打門的聲響。只好起身去開門,自然又是侄女了,然而她手裡的一把花葉卻讓我頗驚詫,我知道剛剛的花香就是從這把花葉中出,而我就又要隨之沉入到記憶裡去的時候,侄女卻將手中的花葉伸過來,“香不香”,她問我。那口氣裡分明有炫耀的意思。 我決計出去走一走了,為了這不知名的香花,為我心底裡的記憶,我要到山上去。 有一類情緒的記憶,跟我們對人事的記憶很不同,它就附著在曾經的情境裡面,附著在那情境裡的一件東西或一段歌音上面。你可能會記得那個地方或者歌曲,但是,倘沒有再去到那個地方,沒有再在那裡聽到那首歌,可能永遠也不會再有那樣感受,可一旦你去了,看到那件東西,聽到相同的那段旋律,你的記憶會倏忽的被激活,然後那種印刻在情景與旋律上的情緒就會遍及全身,於是你對現實生活的全部感受就都改變了,感傷,像空氣一樣完全包裹著你,這時候,它就是要你的命,你也不會逃避。 而我現在就沉在了這樣一種感傷的情緒裡。這感傷是許多年前的遺留,現在卻因為我的再次踏入而蘇生了,它伴隨著對陳英的記念,伴隨著我在這淺山溪邊。但我來這裡本不是為了找回這樣情緒,確是來尋一種花樹,我到現在也還不知道它叫什麼。花葉的模樣有些像桂,香氣確乎就是桂花,但我所知道的是,桂花是大抵開在秋天的,而況我們村裡連秋天開的桂花也找不見。我曾經以為我是第一個發現這不知名的花的人。年輕的人似乎總這樣,都活在自己的當下,當看見一樣對我們新奇的東西,我們又沒有在別人處看到時,往往我們就以為自己最先見。而我到現在也分明記得那時的欣喜,以及這大欣喜要與人分享的心情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陳英。 她比我小一歲,自然讀書也比我晚一年,而其時是我已畢業,她還剩著初三的半年。我不知道那種牽心的感覺是什麼時候開始的,但等到我覺到了它,它也就在我的心裡揮之不去了。並且,它還隨著時日更增起來。有的時候,我甚至會對著她家的屋子發呆,“愛屋及烏”,這話實在不假。 現在想起來,陳英其實很普通,但在那時候,她在我的心裡可是多麼的重要啊。平常時侯,她開朗而活潑,玩起來有點瘋,有時候簡直跟男孩子一個樣。這樣的脾性,卻使我常常不能安心,因為她看起來似乎對誰都一律,並沒有格外的對我好。但這也並不是她性格的全部,很有些時候,她也有溫婉的一面,這是讓我最為高興的,我就總以為她是獨對我如此的,這使我心裡充滿了無盡的想像。 發現那幾叢花樹之後,我就在心裡等著週末,週末到了,陳英也就回來了。那等待的心情是迫切的,以至於這迫切不多久就把發現這些花的欣喜給驅散了,余留給我的,已經成了迫切等候的難耐。 然而星期六終於到了,然而陳英她們卻並沒有回來。失落之中,有過許多猜想,後來終於驗證,我的猜想正中的。我因為常見些但願不如所料,以為未畢竟如所料的事,卻每每恰如所料的起來。其實,倒不是我猜的准,而是我所想的多。 她們果然開始要補課了。我們那裡的偏僻裡的中學校,能考上高中的人並不多,按算一個班也就十多人,為能多考上計,學校給學生們按分數分班,所謂的“優班”與“差班”便是,這樣一分下來,“優班”的人會少受不好的影響而多有好的榜樣,自然就有大半能考上。而“差班”,除非有極不尋常的“不甘沉淪”者,否則大抵是要“全軍覆沒”的。但即便分了班,學校也仍是“一視同仁”的,就是週末補課全一樣。 陳英她們就從這星期開始了補課,她雖分在“差班”,也是不能“倖免”。補課是補的星期六,本來還有星期天一天,但因為我們距學校有幾十里地,照例是星期天下午就去學校,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一個半天。就是那個半天,也是明朗的天氣,那天的一切都合著我的心情,而我終於找到機會將一把花葉呈現在她面前。她當然是詫異而喜歡的,並且說想去那裡看看。而我的大欣喜,也是到了這時候才真正噴發了出來。發現一件好的東西,又有了在意的人的欣賞,這發現才完全體現它的價值來。 但那天卻沒有時間了。“下個星期天,我一定帶你去。”我像是立著誓言。“嗯”,她似乎很在意並且深信這誓言。但我們都不知道的是,還不到下個星期天,我卻離開了。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村裡的年輕人都必須到外面去,是村裡的土地不能養活這許多的人?是經濟的開放?是村人對務農的生活不滿?是人們想要過得更好些的必然?總之,在我還沒有猜到真正答案的時候,我卻必須要出走了,父母已然找到可以投奔的去處,再怎麼不情願,也沒有法。 我心裡放不下那個約定,但我還有時間再去那地處,那長著不知名花樹叢的淺山溪邊,在這陽光明媚的春日裡。懷著憂傷與不捨情緒,我把一束花葉帶走,將這沉沉傷感留下,在這淺山溪邊,在這不知名花樹上,在這陽光明媚的春日裡。我後來把那束花葉放在了她家的窗台上。 以後的事情,是她也出去了,一如年紀相仿的許多人,不管是“優班”的還是“差班”的,但我們相隔得很遠。曾經有一時,我忽的想到一個成語:“殊途同歸”。但我又想,此後的路還很長,“歸”卻不過一個點,所以,更重要倒是這“途”的走跡。於是我走了一個先前未曾料想的方向。後來也給她寫過一封信,那是還沒有買手機的時候,有沒有回信現在是記不大確切了,但盼回的心情,卻遠不如那時的切迫。再後來,我仍然一心的去追求我所以為好的途路,近乎把身邊的一切都忘記,至於陳英,聯繫就愈加的少了,雖有便捷的聯繫法,卻似乎沒有再聯繫的理由與念想,於是終至於無有,到現在是連號碼也不見。 我曾經想,或許是時間讓我淡漠甚至於忘卻,是時間讓我們彼此都不再想見。但我現在以為,時間不是“時間”,它不過是我們為了體認事物運動所造的一個概念,是我們量度事物運動的一種法子。那麼,究竟是我們各各的“運動”讓我們彼此遠離。事物運動生生不息,一切因緣和合,你現在造了什麼“因”,後面就有什麼“果”,是我們先前的選擇造成了此後的一切。時間麼,只給我們的行動連成一線。 到了去年的晚些時候,突然一個消息,是關於她的。而這,是我從不知第幾者那裡聽來的她的故事:她發現懷孕了,然而似乎交有兩個男朋友,至於不知道孩子是誰的,去問,兩個都不承認。我不知道這故事是否真實,這故事也沒有下文,因為她長久不回來了,而我們也長久沒有通訊。 最先使我覺到的是離奇,再就是迫切的想要見到,問或者慰。但是,這漸漸的卻被一種莫名的悲哀替代。這悲哀由她引起,卻正對著我,因為我的“心中的美好”消滅了。我也據此看清現世不單沒有真正的“喜劇”,連悲劇也不再有了,一切人們,都明明暗暗的上演這一出出的鬧劇而已。 但一些天過後,我突然覺得我自己也有莫大的責任,這使我迫切的想要見到她,卻又使我不敢見她。我前一次到這一次的回與不回,其實也並不全是緣於她的,然而,現在,我卻在這花香中沉入到感傷裡,在這感傷裡又折下一把花葉,我準備還放在她的窗台上。或許,此後再也不會有這樣情緒,因為這種的記憶其實就像一根火柴,擦亮了,也就跟著燒盡了。 幾天過去,該辦的事情也大抵辦妥,我又要出去了。路上的物景由熟識到陌生,我知道終於也會由陌生到熟識,因為始與終的兩點,都是我所知道的。火車開在這途路中,也仍是不快不慢,我也仍是並沒有希求它快或者慢的意思。說到希望,這倒是有的,就是希望時間能給她解決一切困境,撫平她的所有創傷,一如這時間也終於會把我先前的感情抹去一般。但我現在又有些害怕起來,我們往往最仗仰的時間,偏偏卻是什麼也不能做的東西,一切都還在於我們自己,在於我們給自己選擇的“運動”的方向。但或許,她也不至於會幹等著時間來給她解決困境罷。而這,確是我的最大的希望。 文章來源:Liner的天空BLOG |NicoleChen Trends | 侯鎮宇的BLOG |Kevin Maney | 一路風景 |陶海醫生的博克(BLOG) | 翟凌 |保定時代管家人力資源培訓 | 作家趙凝工作室 |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昨晚與朋友小聚,早晨醒來時已是五點二十,因為喝酒抽煙口中十分渾濁,穿上睡衣趕緊把口腔衛生打掃一下,又喝下滿滿一大杯水,才覺清爽許多。我的瞎折騰把愛人吵醒,她說道明天自己又長了一歲,我也有種歲月流逝不再回的感覺,人生苦短、歲月流長,我知道窗外的風景不會再現。   時近歲末,單位工作也很清閒。上午和同事出去到外單位,中午飯後不知為什麼感覺特別困乏。因為天冷我已基本改變午睡的習慣,怕醒來後更冷,大多看看文章、聽聽音樂就把時間打發了。醒來後正是上班時間,粗略瀏覽了一下內網沒有什麼新的信息,便打開收藏夾,本想收集一點東西應付本月的工作任務,卻看到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添加的南通公安文聯濠濱論壇,居然有散文專欄,便輕點鼠標想看一下,可竟不允許,要求必須註冊才行,我便胡亂起個魚躍潛龍的網名進去欣賞,其中一個網名叫紫籐的文章寫的散散淡淡,很有些打動了心弦,有篇文章還為他寫下了留言。幾分鐘後,他還回復答謝,問候元旦快樂。天南地北,距離如此之遠,又是如此之近,朋友彷彿就在身邊,今後有時間怕是要多多光顧了。   下班前,接到戰友小姜的電話,相約晚上小範圍相聚,說是今年的最後一天必須參加,其他人的邀請要一概拒絕。我毫無二話當即答應下來,好戰友情深似海,知無不言、言無不盡,絕對是心清如水,不遮攔、不隱藏。可放下電話沒幾分鐘,同事又打來電話讓我陪單位「冒號」一起吃飯,開始我說什麼也不願意,最後沒辦法在一家飯店訂了兩桌。可臨行前向「冒號」請示,他嫌麻煩又不願意了,我也落得輕鬆趕緊赴戰友約。戰友安排在本市新開張的一家叫獅子樓的火鍋店,環境不錯,服務也好,就是價格較一般火鍋店稍高一點。因為他請客,我點起菜來也不感覺心疼,宰他一頓也不過分。我們邊吃、邊喝、邊聊,看到其他客人走的差不多,我便主動提出退場。吃的什麼菜倒是沒怎麼記住,洗手間的名字我倒記得十分清楚,叫什麼輕鬆閣,倒也名副其實,還真有點新意。   回到家已接近九點,女兒嚷著讓我陪她玩。我們父子倆就玩起了我小時候打鼻子眼的遊戲,惹得女兒大笑不止。女兒上初中後,學習壓力一直挺大,平時很少有時間出去玩,我因為上班單位距離家較遠,也只有晚上能見到她,但也沒有時間交流,她基本都是推下飯碗就趕緊忙她的功課,而且大多時候要辛苦到十一點才能結束。「寶劍鋒從磨礪出、梅花香自苦寒來」、「不經一番冰霜苦,難得梅花放清香」,我只有經常用這樣的話語鼓勵她,希望她今後能有所進步、有所建樹。我們成人其實又何嘗不是這樣呢,人生的過程就是在不斷地磨礪自己、修正自己、完善自己、提高自己,學習是永恆的,學而時習之才能不亦樂乎。   打開電腦時,卻發現電腦桌抽屜下父母和女兒百日合影照片,睹物思人,一絲傷感突然湧上心頭,子欲孝而親不在的遺憾滋味一直縈繞在懷。問愛人才知道是女兒前幾天學校因為佈置作文作業,讓寫一篇關於老照片的故事,這孩子不知怎麼從影集裡找到的,還居然模仿我不久剛寫下的《氣息》,文筆雖然稚嫩卻也有些許真情流露,老師還給她打下了九十的高分,並給以「親情無價」的評語。女兒還真有幾分與我相似的地方,喜歡看課外書,語文成績也一直不錯。   拉拉灑灑寫到這裡,時間已是十一點有餘,牆上掛鐘滴答滴答不停,讓我更對即將過去的一年難捨難分,可誰又能讓時間靜止呢?我不禁想起朱自清的文章《匆匆》,「燕子去了,有再來的時候;楊柳枯了,有再青的時候;桃花謝了,有再開的時候。但是,聰明的,你告訴我,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?——是有人偷了他們罷:那是誰?又藏在何處呢?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:現在又到了哪裡呢?」。我們唯有珍惜擁有、珍惜現在,過程是如此美好,明天也依然會更美好,祈福明天!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冬季是心血管疾病的高發季節,高血壓患者的血壓一般較平時高。不過,如果生活上多加注意,高血壓患者也能愉快地度過寒冬。   首先,注意保暖,避免寒冷刺激。鞋子和帽子要大小適中,以輕便、保暖和鬆軟為好。服裝都不宜穿得太緊,否則引起血液循環障礙,血壓升高。領帶恰好在頸動脈竇的位置,系得過緊會壓迫頸動脈竇,影響血液循環;腰帶系得緊則易引起腰部以下血液循環受阻,加重心臟負擔。使用空調時,以18-23攝氏度為宜。睡眠時,不要蓋過於厚重的被子,以免壓迫胸部,妨礙呼吸,引起血壓升高。   其次,控制情緒,謹防過度疲勞。憂慮、悲傷、煩惱、焦躁、緊張及疲勞,都會使交感神經興奮,血管活性物質增多,引起全身血管收縮,心跳加快,血壓升高。所以,高血壓病人應保持愉快樂觀的心情,勞逸結合,情緒穩定,避免大喜大悲。   再次,戒煙限酒,控制體重。臨床研究顯示,吸煙可使血壓升高,吸煙者比不吸煙者平均血壓高6毫米汞柱。另外,大量飲酒會使血壓明顯升高,易誘發腦血管意外。而超重是高血壓發病的一個獨立危險因素。   最後,科學運動。研究表明,輕、中量有氧運動有利於降低血壓。所謂中等量運動是指運動中的心率達到(170-年齡)次。冬季,運動前要做準備活動,運動時動作不要過猛,不要突然改變運動方式,運動結束後用10分鐘放鬆。冬天的運動首推快步走,也可慢跑、游泳(但慎游冬泳)、騎自行車、跳繩、爬山、打太極拳及氣功等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1.瓷磚接縫處的黑垢。只需一把乾淨的刷子、牙膏、一根蠟燭。擠適量牙膏在刷子上,縱向刷洗瓷磚接縫處;然後將蠟燭塗抹在接縫處,先縱向塗一遍,再橫向塗一遍,讓蠟燭的厚度與瓷磚厚度持平,以後就很難再沾染上油污了。 2.茶几上的茶漬。可以在桌上灑些水,用香煙盒裡的錫箔紙來擦拭,然後用水擦洗,就能把茶漬洗掉。 3.竹器或籐器上的積垢。竹器、籐器用久了常常會積垢、變色,可以用軟布蘸食鹽水擦洗,既可去污,又能使傢俱保持柔軟和韌性。 4.電器開關褪色。電器的電鍍開關經常會被觸摸,被汗侵蝕後,往往失去了本來的光澤,可以塗抹一些凡士林,防止鹽分侵蝕。 5.木質傢俱表面的燙痕。如果把熱杯盤直接放在傢俱上,漆面往往會留下一圈燙痕。可以用抹布蘸酒精、花露水、碘酒或濃茶,在燙痕上輕輕擦拭;或者在燙痕上塗一層凡士林油,隔兩天再用抹布擦拭,燙痕即可消除。 6.白色傢俱表面的污跡。家中的白色傢俱很容易弄髒,只用抹布難以擦去污痕,不妨將牙膏擠在乾淨的抹布上,只需輕輕一擦,傢俱上的污痕便會去除。 7.地板或木質傢俱出現裂縫。可將舊報紙剪碎,加入適量明礬,用清水或米湯煮成糊狀,用小刀將其嵌入裂縫中,並抹平,干後會非常牢固,再塗以同種顏色的油漆,傢俱就能恢復本來面目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